四川青旅旗下网站 专注四川旅游


 


给您透彻、快乐的四川旅游
当前页:主页-四川旅游景点-四川新闻 收藏

.

.

三星堆考古疑现兵器库 单体建筑基址群仅次殷墟

      摘录:--  

小“‘亚’字形建筑基址里有象牙,有玉璧,还有石璧,看起来有点像是宫殿。”近日,三星堆发现“古蜀宫殿”的消息传出,国内30多名考古专家齐聚三星堆。专家表示,“是不是宫殿不敢确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里是都城的一部分。”

一处仅次于殷墟的大型单体建筑基址出现在三星堆,伴随着象牙、玉璧和石璧的出现,考古人员震撼了、兴奋了。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国内考古学界的聚焦。

昨日,“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著名考古学家李伯谦,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还有陕西和西藏的考古专家三十余人,齐聚三星堆,对这一发现进行“诊断”。

{专家云集}

神秘物件令人震撼

昨日清晨7点,天还没有大亮,室外温度很低。

老专家李伯谦紧了紧衣服,在薄雾中,走进三星堆遗址。

考古工作人员揭开几处用白色塑料薄膜遮盖的地方,一些白色的碎块出现在眼前。

“就是象牙。”在仔细看了一阵后,李伯谦说。

石璧和玉璧及其碎片则散落在几个夯土堆面上,“这些东西,做工比较精细了。”

令专家们不解的是,这些红烧土建筑基址的墙基外侧有一排密集分布的“锯齿”状“檐柱”。“这个建筑的级别应该属于高等级建筑,但不像是宫殿,因为没有活人居住的迹象。”王巍说。

“很震撼,很振奋,这是继1986年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发现、发掘以来,收获最大、取得突破最多的一次。”站在此次考古勘探的现场,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考古学家林向感慨地说。

“象牙可能是祭祀时用进去的,但玉璧石璧,就不好解释了。”林向说,“这个建筑基址的发现,更进一步佐证了当年我的提法,这里是古蜀的都城,是古蜀文明之源。”

雾气中的三星堆遗址,有些飘渺和朦胧,给人更多的神秘感。

{建筑基址}

规模仅次于殷墟

“2012年12月16日,我们对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群进行了清理,其中一处单体建筑基址,规模仅次于殷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雷雨介绍说,这是一座大型红烧土建筑基址,平面大致呈长方形,呈西北—东南走向,与三星堆城址以及一、二号祭祀坑方向一致,长约55米、宽约15米,面积近900平方米,东西两侧似乎有门道,“初步推测,大约由6到8间正室组成,分为两排,沿中间廊道对称分布。”

“这也是南方地区首次发现如此大规模的单体建筑基址。”雷雨说,“即便它不是古蜀王国的宫殿,也是重大突破了。或许,离发现真正的宫殿也不远了。”

据雷雨介绍,在10余处红烧土墙基、“檐柱”和室内夯土地面有掩埋玉璧、石璧和象牙。

“青关山台地很有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是三星堆古城的核心区域之一。”雷雨说。

{重大突破}

确认两道新的城墙

更具突破意义的是,专家在三星堆遗址北部初步确认了“仓包包城墙”和“北城墙”两道新的三星堆时期夯土城墙,使得三星堆古城的城墙由原来的5段变成了7段,外廓城也由于“北城墙”而趋于完整。另外,在城址范围内还发现多条古水道。

专家认为,这必将推动古城的营建过程、聚落布局研究,并推进对三星堆古城的人工水系及其与自然水系关系的认识。同时亦巩固了三星堆遗址作为长江上游文明核心区域的地位。

那么,这个建筑基址到底是做什么用,它是孤立存在的,还是有关联建筑的存在?

“城墙挖出来了,就像找到了包子的皮,但馅儿是什么,还不知道。或者有肉,或者是菜。”林向说,“几千年的历史都一层层地找出来了,更多的惊喜还在后面。”

专家观点

府库说 收藏文书财物和兵器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刘绪教授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这个城池建筑跟豪华宫殿不一样、和普通建筑不一致,中间是通道,东西向开门。有可能是府库,收藏文书财物和兵器的地方。”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则认为,该建筑基址方向与城市方向差不多,与金沙的差不多,坐西北朝东南,刚看以为是院落,仔细一看是一个单体建筑,一般建筑4米以内需要有内柱,“但是它又宽约15米,如何解决支撑问题?这也是个谜。”

祭祀说 祭祀用品是王权代表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张懋熔提出不同观点,“估计是祭祀用的。”这里发现的与祭祀有关的东西更完整一些,看了1、2号坑,出土了那么多的祭祀用品,“它和祭祀有关联,因为发现象牙、玉璧,所以倾向于祭台更合适一点。”

“我参加了1986年的发掘,一个祭台出土。看了这次的建筑基址和一些物件,我就一下子把这个建筑和祭台联系了起来。”林向说。

“基本可以确定不是宫殿,应该是祭祀用。”“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著名考古学家李伯谦说,“即便是祭祀用建筑,也是这个城里面的最高权力者祭祀用的,也是王权的代表。”

不确定 需大范围拓宽再判断

王巍表示,“古蜀文化太特别,建议跳出中原文化的固有思维来考虑,水道、壕沟、人工水系以及城内外的几处高地,更值得关注和重视,可以平面再往大范围拓宽。”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王占奎认为,锯齿状的红烧土保存下来不易,建议从考古学的角度弄清楚再判断。

专家许宏也认为,长江流域很多地方是水乡,水城。该基址从上到下都属于“堆”,基本上没有防御功能,“在定性方面,先暂时不下定论。”对于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应当小规模、谨慎地解剖。

记者手记王宫在哪里?

三星堆遗址的每一次发现都会引起考古界的巨大关注,这次建筑基址群的出现,也立即吸引了30多位顶级专家学者的聚焦。论证会还没有给出定论。这里还有没有城中城?王宫到底在哪里?考古人还在寻寻觅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三星堆的惊喜,一定还在后面。

古蜀文明之源,一定会吊足众人的胃口。

.


.

.